最少已有60名专科医生答允「做义工」-亮剑游戏-精油资讯
点击关闭

家装新闻-最少已有60名专科医生答允「做义工」-精油资讯

  • 时间:

宁波实名买退烧药

馮國權在公立醫院任職職業治療助理,屬於康復治療工種之一。「好多做完手術(病人)會轉介過嚟我地這邊接受康復治療,我地有物理治療等等工作,如果有人罷工,將直接影響病人康復進度。」

「確實驚㗎,我地根本唔知佢(病人)去過邊,當知道佢真係受感染時再做防護已經太遲。」

沙田醫院(內科及老人科)部門運作經理李小清坦言,她個人不會響應罷工行動,「幫助病人是我工作,我會緊守崗位」。她覺得並沒有很多人響應罷工,希望事件能妥善解決。據她所知,醫管局已採取措施處理事件。

沙士過來人:行醫應有染病準備耳鼻喉科專科醫生馮泰恆在2003年時仍是中文大學醫學院五年級醫科生,在威爾斯親王醫院8A病房接受培訓時感染沙士,成為首批沙士病人,並在8A病房留醫治療。他昨日向香港記者表示,不會批評其他醫護,但強調自己不會罷工。

她說,鼓勵不只是公關式的噓寒問暖,「是要激勵大家上下齊心,共同抗疫,打好這場仗。」

前日(1月31日)香港私人執業專科醫生協會向旗下1200多名專科醫生發信,邀請他們在有公立醫院醫護人員發動罷工期間,返回前線醫院填補空缺「做義工」,會長郭寶賢表示,截至昨日,最少已有60名專科醫生答允「做義工」,數字正不斷上升中。

消防員不會因怕火而罷工任職於廣華醫院的醫護助理Ivy也不贊同罷工。她說,咁嚴峻情況下醫護人員罷工,是極其不負責任,只會令情況雪上加霜。

抗擊新型肺炎,當下正是緊要關頭,醫護界一小部分人卻在此時煽動罷工,脅迫政府全面「封關」。他們昨日推動通過了一項「罷工表決」,雖然投票人數不足醫管局員工人數的4%,但已給這個處於危難之中,亟需同舟共濟的社會帶來一股陰冷的寒意。幸而,前線抗疫的大多數醫護人員仍堅守崗位,他們表示,醫護始終要將病人福祉放在第一位,在如此艱難的時刻,要有對抗沙士時共同戰鬥的心態,守望相助,渡過難關。還有一班熱血專科醫生及醫護人員甘做義工,在有人罷工期間填補公立醫院的人手空缺。他們直言,行動是為了「救香港」,不讓香港的醫療支柱崩塌倒下。\大公報記者 方學明 伍軒沛 陳文俊 香港記者 文森

很多工作在醫療最前線的醫護人員,都拒絕響應罷工行動。瑪嘉烈醫院臨床助理朱小姐說,她不會參與罷工,因為醫護人員的職責就是照料病人,做這一行需要有這個覺悟,不能因為一些風險就罷工。「雖然我已經有心理準備隨時會因為同事罷工而加班,但還是希望勸喻有意參與罷工的前線醫護人員,要有對抗沙士時的共同戰鬥的心態,不然只會讓其他仍在前線戰鬥的同事分擔他們的工作。」

醫護離棄病人,良心何在?「醫護的天職是救人,我不認同罷工。」醫院管理局支援職系員工協會理事長吳偉玲昨日接受《大公報》訪問,直言絕不認同部分醫護人員以罷工對政府施壓的做法,「罷工會影響很多基層市民接受醫療的需要,對社會造成擔慮與恐慌。」

談到有醫護因為怕病毒而遞信辭職,她有點激動地提高了聲音。「醫護人員照料病人係天職!對手係病毒,唔係人民!做醫護這一行就應該要有面對各種嚴峻情況,消防員不會因怕火而罷工,軍人也不會因為怕敵人而不保家衛國,醫護居然怕病毒而罷工是天方夜譚。」

香港私人執業專科醫生協會會長郭寶賢呼籲同業一起「救香港」。

吳偉玲自己也曾因「腸穿窿」住院,對身為病人的心理有切身感受。身為病人,甫入醫院,醫護人員便成了他們的唯一依靠。「若連醫護人員也離棄病人,病人還可以依靠誰?病人的家人會怎麼看醫護人員?醫護人員的良心和責任去了哪裏?為何不能守望相助?」

「醫護誠信同行」主席、香港醫學會副會長林哲玄則稱,現時已有約20名專科醫生響應號召,他稱自己行醫30年以來,醫護的工業行動均是以不影響病人福祉為底線,呼籲參與罷工以及正考慮是否響應的醫護同仁勿忘初心,以病人的利益為依歸。

她說,自己兩個女兒都是護士,「我會時刻提醒她們,謹守崗位才是醫護人員該做的事。」

吳偉玲本身是一名二級病人助理員,她非常瞭解醫院病房運作的現狀。「一般病房十名護士加職員,要處理50至60名病人,人手非常緊張,但如果有人罷工,變相加重其他同事工作量,減少咗人手,而病人少咗醫護照顧,到時可能一啖痰足以拿佢性命。我們作為醫護,乜唔係以病人福祉為己任嘅咩?」

「我地會將資料交畀醫管局,例如專科醫生姓名、邊段時間ok,以及較為合適前往嘅公立醫院等資料,交畀醫管局,再由他們分配。」

吳偉玲坦言,目前醫院有些同事選擇了退職,「我明白他們的感受,在這非常時期,政府以至醫管局應該多點鼓勵同事,提升大家士氣。」

香港大多數醫護人員克盡職守,連日奮戰在抗疫第一線(資料圖片)

馮泰恆認為,選擇做醫生或者醫療行業,都應抱着有機會感染到嚴重傳染病的心態。不過,他希望機構、政府和醫院,可以給予醫護足夠保護,讓員工有足夠休息,令前線醫護努力工作時感受到支持。

郭醫生說,行動除「香港私人執業專科醫生協會」響應外,亦包括「醫護誠信同行」。各參與專科醫生及醫護人員,會將名單交與醫管局一個負責統籌的部門,再由部門編更委派工作。郭醫生強調他們隨時候命。

「近月,我見到香港醫療系統面臨崩潰,甲型流感來襲,之後新型肺炎,公立醫院爆棚,醫護人員個個工作好辛苦,但我更加唔想見到我地一手建立起來嘅醫療支柱,因為罷工行動而倒下,所以我決定站出來,呼籲同業一齊救香港。」

醫管局發言人回覆《大公報》查詢稱,收到業界組織提出協助的建議,十分感激業界支持,相信業界的專業互助精神,有助本港齊心克服疫情。

責任編輯:京辰

像對抗沙士般齊心抗疫「我唔贊成任何罷工行動,作為醫護人員,我地天職係救急扶危,如果罷工,除直接影響病人的治療進度外,亦影響香港聲譽,當病人冇人照顧,係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香港醫療人員總工會副主席馮國權斬釘截鐵地說。他表示,工會上下均反對罷工。

身為沙士過來人的馮泰恆憶述:「作為醫生最大感受就是當時我病了,受到很多不同醫護人員,包括醫生、護士的悉心照顧,尤其是我當時的導師沈祖堯教授,他沒有患病但他每日都來探望我們(8A病人),沒有害怕過會感染,所以這令我之後17年醫生心態都是有病就盡力去醫,不要害怕。當你做到很累、很辛苦時候,你想起自己病人時候的角色,就會堅持,無論幾辛苦都去做。」

吳偉玲承認目前內科病房面對問題最大,不但需要抽調人手處理新型肺炎,原本住入內科病房的病人,過往有沒有受過感染也難以掌握,醫護人員有顧慮是難免的。

「我地經歷過沙士,豬流感時,我被編去ICU(深切治療部)工作,我係醫護,亦做過病人,不論乜野人,都有親戚朋友,都有佢擔心的人。病人係好麻煩,好多要求,但入到醫院唯一信嘅只有醫護人員,我地唔應該選擇乜人救、乜人唔應該救,病人就是病人。」

「現時的情況十分嚴峻,呼吸科的負壓病房只有三間,住滿後,再有疑似病例也只能入住普通病房。現時已有走廊加病床的情況」她說。

「我唔要香港醫療支柱倒塌」「我本身對醫護人員罷工同香港係咪封關,冇任何立場,我冇贊成亦冇反對,我關心嘅係香港的醫療體系,決定(有人)罷工期間出嚟做義工,我係為咗救香港,救面臨崩潰嘅醫療支柱,我唔要佢倒塌。」香港私人執業專科醫生協會會長郭寶賢接受《大公報》記者電話訪問時說。

今日关键词:陈韵如假扮黄雨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