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彩票代理反点-沛县新闻
点击关闭

疫情意大利-英国和美国的医疗系统能力可能超载8至30倍:如果什么都不做-沛县新闻

  • 时间:

麦克纳利感染去世

WHO、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實時數據綜合顯示,在去世患者人數方面,意大利已經超過中國,排在第一位(6820例),排在第三位的是西班牙(2991例),隨後是伊朗(1934例),法國(1100例),美國(784例),英國(422例),荷蘭(276例),德國(159例)和瑞士(132例)。

她援引帝國理工學院最近的一項研究表明,英國和美國的醫療系統能力可能超載8至30倍:如果什麼都不做,將會超載30倍;如果實施「最優」緩解方案,即隔離確診患者、居家隔離、停課和保持社交距離相結合,超載可以降至8倍。

因而,醫護人員短缺的國家在應對新冠肺炎疫情時可能表現得更糟。依茲米莉埃娃稱,比如英國,僅在英國國家醫療服務體系(NHS)內就有10.6萬個職位空缺,其中4.4萬個是護理崗位。培訓醫務人員需要很長的時間。依茲米莉埃娃認為,各國所能採取的唯一且有限的緩解措施是召回最近退休的醫生和護士、允許醫學院最後一年的學生提前畢業並加入醫務工作,或讓其他專業的醫務人員進入重症監護病房工作。

研究預測,與「什麼都不做」的情況相比,採用最優緩解措施后,死亡人數將減少一半。此外,即使所有患者都能得到治療,仍可能看到英國有25萬人因此死亡,而美國可能是110萬~120萬人死亡。

英國的危重症監護病床數量就很少。她指出,根據2012年的數據,英國大約有4100張重症監護病床。與其他歐洲國家相比,英國的人均重症病床數量在31個國家內排名第23,人均普通病床數量則排名第29。

同時,在應對新冠肺炎併發症方面,目前從臨床上看急需重症監護病床,特別是配備了呼吸機的重症病床。依茲米莉埃娃指出,在這方面,各國之間有很大的差距。

抑制疫情的措施成勝敗關鍵依茲米莉埃娃指出,關鍵是,當各國在規劃採取什麼措施和何時採取措施時,應該考慮到本國衛生體系的醫療激增能力。

倫敦政治經濟學院(LSE)衛生政策系副教授科斯塔馮特博士(Joan Costa-Font)告訴第一財經記者:「NHS在醫療上的花費比德國要少得多,並且人手處於不充足的狀態。在英國脫歐的背景下這一情況會更加嚴重,因為歐洲大陸的護士可能以後不會再來英國工作了。」

採用「最優」緩解方案與額外抑制措施相結合可以拯救數以萬計的生命。依茲米莉埃娃指出,英國和美國現在正採取抑制措施,但仍落後于中國和許多歐洲大陸國家的做法。

「有研究表明,在意大利,(醫療配給)這樣的決定是基於哪個病人有最高的生存概率——這意味着更年輕或更健康的人可能會被優先考慮。」她對第一財經記者指出,「我在英國還沒有看到有關醫生應如何優先治療哪些患者的指南。我預計,由於這種措施可能會在政治方面引起不適,即使在未來的某個時候發佈了此類指導原則,也將是心照不宣的,並不會被廣泛公開。」

當下,4%~5%的感染者可能需要住院治療,而其中約30%的患者可能需要重症監護,包括有創機械通氣。她指出,準確評估衛生系統的醫療激增能力,對努力應對新冠疫情的各國政府尤為重要。比如,在醫療服務需求大規模激增的情況下,醫療系統對患者進行分流和治療的能力。

依茲米莉埃娃對第一財經記者指出,德國的死亡率較低主要有三個原因:首先,德國的疫情暴發比意大利晚幾天,所以最嚴重的情況可能還沒有出現;其次,德國廣泛檢測增加了死亡率的分母(感染人數);最後,與其他國家相比,德國每1000人擁有的重症監護床位更多,且大部分重症監護床位配有呼吸機。德國約有28000張重症監護病床,其中25000張配有呼吸機——這是英國的4倍之多。

截至3月25日,全世界大多數國家和地區都向世衛組織(WHO)報告了新冠病毒肺炎確診病例。

近日英國媒體比較了新冠肺炎疫情死亡人數的曲線,得出了目前的英國是兩周前的意大利的結論。對此依茲米莉埃娃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把英國假設為兩周前的意大利,這種想法是比較現實的。」考慮到英國每1000人所擁有的重症護理床位甚至比意大利還少,而且在疫情發生之前,英國的床位使用率就非常高(超過90%),預計英國也會出現類似於意大利的、災難性的疫情後果。依茲米莉埃娃對第一財經記者指出,除非採取除緩解措施以外的疫情抑制措施,否則英國的死亡率很有可能與意大利相當。

依茲米莉埃娃指出,新冠肺炎疫情將令各國醫保系統面臨其極限。

他解釋道,此外,由於新冠肺炎的性質,每次ICU病床被重複使用時,都需要大量的清理工作(包括呼吸器和所有其他設備),這意味着在幾個小時內都無法使用ICU病床。

依茲米莉埃娃指出,減少病床壓力的一種可能的解決辦法是,將醫院其他病區的病人轉到社會服務機構中,以便醫院能更快地將重症病人轉到低依賴性的普通病床上,而另一種選擇是推遲非緊急手術。然而,這些措施對其他患者產生了很大的影響,因為一些緊急手術程序也可能被推遲,尤其是在醫生、護士生病的情況下。

與此同時,醫護人員減損嚴重。以目前歐洲疫情最為嚴重的意大利為例,23日,意大利全國醫師聯合會表示,在該國新冠肺炎疫情中殉職的醫生人數已經上升到24人。目前,意大利有約4824名醫護人員感染。

(本報記者高雅對此亦有貢獻)

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實時數據顯示,全球確診病例已突破40萬,其中中國境外確診人數最高的前十位分別是意大利(69176例)、美國(55225例)、西班牙(42058例)、德國(32991例)、伊朗(24811例)、法國(22635例)、瑞士(9891例)、韓國(9137例)、英國(8164例)和荷蘭(5585例)。

世衛組織(WHO)總幹事譚德塞在本周一的發佈會上亦強調,「我們繼續收到世界各地醫護人員被大量感染的驚人報道。」

值得注意的是,德國感染的人並不少,已超過3萬,但德國的死亡率卻很低,目前約0.488%左右。

「在我看來,第三點可能是目前最重要的。」她指出。

全球醫療激增能力不足「從報告的第一例到報告第十萬個病例用了67天,到第二個十萬病例用了11天,而到第三個十萬病例僅用了4天。」世衛組織(WHO)譚德塞在本周一(23日)的記者會上說道。

她指出,醫療激增能力有四個要素:工作人員、(醫療)物品、結構(醫院)和系統。所有因素都應一併考慮。

IHS Markit生命科學主任依茲米莉埃娃(Milena Izmirlieva)指出,面對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各國衛生系統的醫療激增能力(surge capacity)不足。她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未來幾周,醫療配給將不可避免。所有國家都將不得不做出艱難的決定,就像我們在意大利和西班牙所看到的那樣。醫療系統激增能力不足,意味着醫生將不得不選擇誰生誰死。」

她認為,雖然可以在10天內建立一個醫院,或徵用學校、展覽館作為臨時的醫療設施,但建築本身是無用的,除非配備了能夠支持新建病床的醫療人員和設備。

譚德塞指出,「解決這一問題需要全球政府做出政治承諾和協調。本周,我將與二十國集團(G20)的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對話,請他們共同努力,增加產量、取消出口禁令,確保按需公平供應。」

專門從事醫保供應鏈方面研究的歐洲工商管理學院 (INSEAD)副教授亞達夫(Prashant Yadav)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採訪時也指出了這一點,他舉例稱,法國的ICU病房和設備的容量已經大幅擴大了,但法國的醫療和護理人員似乎才是主要的制約因素。

考慮到醫療系統將極大地超負荷運作,帝國理工學院建議,除了緩解措施外,一段時間內還需要採取額外抑制措施——即完全或部分關閉經濟。

今日关键词:window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