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餐饮企业的主要费用是人工成本、房租等固定成本-濮阳新闻网
点击关闭

行业疫情-疫情期间餐饮企业的主要费用是人工成本、房租等固定成本-濮阳新闻网

  • 时间:

多部漫威新片改档

1)外賣傭金80%用於支付騎手工資

由此來看,有關外賣傭金的討論,本質上是選擇支出少,還是收入多的討論。而有調研發現,在這個問題上,多數商戶認為訂單量比傭金更重要,即與簡單的傭金減免相比,他們更希望通過外賣平台產生更多收入和價值。

如今,隨着返工潮的出現,各行各業開始行動起來,餐飲行業也是最先行動起來的行業之一,而外賣則成為了這個行業重振的起點。

01餐飲重振,從外賣開始在這場疫情中,紛紛關店、停掉外賣業務的餐飲行業成為受創嚴重的主要行業之一,以西貝、海底撈等為代表的餐飲企業的生存狀況備受關注。中國烹飪協會發佈的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對中國餐飲業影響報告顯示,疫情期間,93%的餐飲企業都選擇關閉門店。

而如果商家不選擇配送服務費而自行解決配送,幾乎所有商家傭金立刻可以減少到個位數,可能會低於5%。而事實上也是如此,很多選擇自行配送的企業,傭金率基本只有個位數。

對美團、餓了么這些平台來說,最大的成本就是來自外賣騎手。據公開發佈的報告數據顯示,無論是美團外賣,還是餓了么,負責配送的騎手數量都達到了數百萬,而這就需要實實在在的人力成本。

在這場突如其來的災難面前,所有人、所有企業無一倖免,都是受害者,不過就是有的企業抗風險能力強,有的企業抗風險能力弱。要求外賣平台降低傭金,這真的是幫助餐飲行業重振旗鼓的好主意嗎?在「共克時艱」的大主題下,如何才能真正幫助到餐飲行業?

在這場疫情中,沒有一個企業是例外,小企業有小企業的憂慮,大企業也有大企業的不易。

呼籲外賣平台減免傭金,「這是風險轉嫁,小商家的抗風險能力差,但美團、餓了么這些平台也有風險要擔」,有財經觀察人士向一點財經表示,一旦外賣平台承擔不了風險,其後果將更為嚴重,「商鋪(餐飲)難,商鋪如果斷了外賣平台的渠道會更難」。

隨着外賣傭金的減少,外賣平台支付給外賣配送員的費用勢必減少,同時也影響其技術發展和平台運營。當外賣騎手的配送積極性減弱,外賣平台的訂單調度能力降低,運營成本上升,勢必影響消費者的使用體驗,並進而影響訂單數量以及餐飲商家收入。

在「外賣傭金」里,存在着兩方,即餐飲企業和外賣平台。作為餐飲企業和消費者的中間交易平台,美團、餓了么等平台為了維持企業運營會從每一筆訂單交易中抽成,這就是「外賣傭金」。

對於餐飲企業來說,這些成本與支出都必不可少。與之不同的是,外賣傭金並非餐飲企業的固定支出,而是浮動開支,即商家不營業就沒有支出,營業多(收入多)就支出多。

而對於餐飲商家來說,更大的風險來自人工、房租這些固定成本,僅僅轉移非固定支出的外賣傭金並不能夠從根本上化解風險。與減免傭金相比,更需要的是減稅降費以及銀行借貸等舉措。

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新聞發佈會上,商務部相關負責人明確提出,餐飲業的復工主要以外賣的方式,武漢市昨天(2月25日)一天餐飲外賣的數量達到13萬單。與此同時,陝西省餐飲業商會也在一則聲明中表示:「儘管當下餐飲企業受到的挫折很大,但疫情期間根據自身情況斟酌復工,重視外賣發力外送,根據自身情況探索新的售賣模式,待到疫情結束之後……我們的餐飲行業自然會好起來。」

在外賣復蘇的同時,市場上出現了呼籲外賣平台減免傭金的聲音。

疫情期間,我們也見識到了許許多多的企業責任,在捐款捐物上,一大批企業走在前面。同時,也有一些企業通過融資貸款等方式,在幫助行業重振上起到了作用。

2)訂單量比傭金更重要根據中國烹飪協會的報告,「疫情結束以後,預計整個餐飲業需要2-3個月的時間才能夠恢復至常態」。報告顯示,疫情期間餐飲企業的主要費用是人工成本、房租等固定成本,以及儲備物資過期損失、疫情防治物資採購損失。數據顯示,今年一季度,預計平均每家餐飲企業的主要成本費用在1810萬元,其中人工成本1059萬元,房租483萬元,儲備物資過期損失215萬元。

中國文化中一直有義利並舉的平衡傳統——不是離開市場的力量,孤立地搞慈善和社會責任,而是將社會責任落實到創新的商業模式和運營中,義在利中,共同彰顯。

對外賣平台來說,除了推出更多舉措為商家帶來更多訂單,它們的責任更在於,服務好消費者,讓他們吃得好、吃得安全;保障千千萬萬外賣騎手的生活,讓他們能夠安全地穿梭于城市樓宇間,幫助城市逐漸復蘇忙碌起來。

來自美團研究院的數據顯示,短期內近三成受訪餐飲商戶轉向外賣自救。目前營業的商戶中,53.6%的商戶外賣收入占營業收入的一半以上,其中,高達42.9%的商戶外賣佔比超過70%。

作者 |   邱   韻編輯 |   劉   煜新年伊始,由於受到疫情影響,餐飲商家無法正常營業受到較大損失。以西貝、海底撈的關店損失為起點,人們開始關注疫情中餐飲企業的生存狀況;如今,隨着疫情逐漸穩定,復工潮開始,餐飲行業再次打響了復工第一槍。

究竟是什麼為商業創造價值?是什麼讓商業真的有價值?這值得所有人深思。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一點財經。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但站在商業倫理上來看,商業終歸是商業,不是所有的商業活動都有可能進化成文明。一味要求企業去做慈善,有時也是一種變相綁架。在這場疫情中,沒有一個企業是例外,小企業有小企業的憂慮,大企業也有大企業的不易,一味地強調減免傭金只不過是在轉移風險,從餐飲商家上轉移到外賣平台上。

鑒於疫情仍在繼續,餐飲行業將重點放在了外賣上,因此也衍生出許多要求外賣平台減少傭金的聲音,美團、餓了么等平台顯然在這場減佣風波中首當其衝。

02給外賣生意算筆賬在「外賣傭金」成為話題時,需要解答一個問題,即何為外賣傭金。

它可以說是整個外賣系統正常運行的基礎,由外賣商家轉化到外賣平台端,這筆資金成為後者支付給騎手的配送服務費用、技術服務費用和平台使用費用。通過這筆費用,外賣平台可以更好地進行交易調度和平台運營,更好地服務消費者,進而能夠為餐飲商家帶來更大的訂單量。

據美團2019年半年報數據顯示,2019年上半年,僅騎手費用一項,美團總計支出就超177億元,而2019年上半年美團外賣傭金收入為216億元,換言之,美團外賣平台傭金收入的8成多都用在了騎手工資上。

確實,外賣行業是最先復蘇的市場之一。2月8日(元宵節),大龍燚曾因單量太大,而在當天上午就出現爆單,同時,全聚德、便宜坊、眉州東坡、木屋燒烤等餐飲企業相繼推出了送餐服務。

我國餐飲企業大大小小相當分散,在關店、到店消費減少的情況下,這些企業還要負擔房租、人工等費用,確實生存不易。但為復蘇行業,尤其是復蘇外賣市場,強化減免外賣傭金真的是良策嗎?

03後記2020年新年開端這場重大疫情的奇襲,不僅是對國人個體免疫力的挑戰,對群體意識協同性的考驗,同樣也是考驗優秀企業家、創業者的一塊試金石。

呼籲減免傭金的觀點是認為,以平台傭金來減少餐飲商家成本,但實際上它們沒有考慮另一個問題,即行業整體性。

今日关键词:前马赛主席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