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蒂头”入侵荔枝园 虫虫危机

新闻资讯 | 2020-07-01 07:37

记者王昭月/高雄报导

高雄旗山、大树地区今年不少农户种植的玉荷包遭荔枝细蛾侵袭,发生「臭蒂头」现象,就算结实累累,也只能忍痛砍除。记者王昭月/摄影

国内荔枝产季已近尾声,今年高雄大树区玉荷包著果率佳,看似丰收,却有不少荔枝园饱受俗称「臭蒂头」荔枝细蛾危害。近3年来「虫虫危机」逐步爆发,旗山、大树等地不少荔枝没得收成,农友抱怨,政府考量食安核许农药效果不佳,荔枝壳扒开后有虫无法卖,整园要砍除,损失惨重。

「臭蒂头」正式学名是荔枝细蛾。虫卵产在荔枝蒂头或叶柄间,扒开果壳时乍见虫体钻出,常让消费者起鸡皮疙瘩。遭荔枝细蛾侵袭的荔枝成不良品,不易筛检,农友为避免经营多年的品牌「砸锅」,一株感染就满园砍除。

高雄旗山、大树地区今年不少农户种植的玉荷包遭荔枝细蛾侵袭,发生“臭蒂头”现象,就算结实累累,也只能忍痛砍除。记者王昭月/摄影

高雄不少农友因种玉荷包成「百万农户」,拿过评鉴双冠王的旗山果农林正雄是其一,他有出色的栽培技术,今年种的玉荷包却因臭蒂头,心血泡汤。他说,农民目前用的是农政单位核许的第灭宁、扑灭松、力拔山及亚托敏、快得宁等农药,「但根本治不了虫虫」。

也是得奖常胜军的大树区农会产销班长尤惠璋说,过去惯用的农药,12天至15天施药一次即可,后来农政单位基于食安问题,改核许扑灭松等药,施药时间缩短为6至7天,用药成本增加却难以防虫。

高雄旗山、大树地区今年不少农户种植的玉荷包遭荔枝细蛾侵袭,发生「臭蒂头」现象,就算结实累累,也只能忍痛砍除。记者王昭月/摄影

高雄旗山、大树地区今年不少农户种植的玉荷包遭荔枝细蛾侵袭,发生“臭蒂头”现象,就算结实累累,也只能忍痛砍除。记者王昭月/摄影

农户因为荔枝细蛾肆虐,在农药与食安的矛盾情仇中,面临一场拉锯战。农业药物毒物试验所副研究员黄莉欣博士说,荔枝细蛾长期存在,无法根治,只能试图降低危害,今年农友防治不理想,她忧心农友可能为清除荔枝椿象,用药频度增高,与防治荔枝细蛾的药性重叠进而产生抗药性。如果又没有可以轮替使用的农药,情况将更棘手。

高雄市农业局代理局长王正一说,荔枝细蛾不侷限于高雄,对全国的荔枝作物都会产生影响,2、3年前农友就反映荔枝细蛾的推荐用药效果不好,最近更严重,已向中央反映,希望加速找出防治用药。